书评:“斯大林的诅咒”-华盛顿时报
跳到内容

书评:“斯大林的诅咒”

- -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分析/意见:

斯大林’诅咒:战争与冷战中的共产主义战斗
通过 罗伯特·盖拉特利
Alfred A.Knopf,32.50美元,464页

罗伯特·盖拉特利’这项敏锐的工作很可能会被冠以“Stalin’s Worst Blunder.” It is the story of how his rejection of 马歇尔计划 aid in 1947, both for the 前苏联 and the Eastern European nations falling under its domination, precipitated the Cold War and eventually led to the economic collapse of the Soviet bloc.

盖拉特利先生 给西方人以轻率—尤其是罗斯福总统和国务院的乔治·肯南—他认为,一旦和平到来,战时联盟将继续下去。他明确指出斯大林没有这种意图。相反,他决心在整个东欧及其他地区建立共产党政权。战争期间,他计划在红军前往的任何地方建立苏联友好政权,并竭尽全力挤垮该联盟。

国务卿等美国政治家 乔治·马歇尔 和同事迪安·艾奇逊(Dean Acheson)认识到战争给欧洲造成了经济损失。欧洲需要更多的食物和燃料。如果问题没有解决, 马歇尔 他说,士气低落肯定会导致任何恢复的中断。

马歇尔 1947年6月在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阐述了他的思想,这必须被视为20世纪历史上最宏大的提议之一。如 盖拉特利先生 写道”There was no ‘Marshall Plan’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出示了像斯大林这样的厚实文件’的五年计划,列出生产目标和配额以及所有其他目标。” He said that “我们的政策并非针对任何国家或教义,而是针对饥饿,贫困,绝望和混乱。”需要一种新方法,但是“这个政府承诺单方面制定旨在使欧洲在经济上立于不败之地的计划既不合适也不有效。这是欧洲人的事。”



马歇尔 助手们做出了至关重要的决定。他们指出,要使之有效,复苏计划必须包括苏联和东欧。他对朋友说“对该国的反俄罗斯情绪表示遗憾,并一直强调必须以经济学而非意识形态来谈论和撰写欧洲。”他意识到,如果“the Russians”同意按照恢复计划进行,获得国会批准将更加困难。这种风险 马歇尔 愿意接受。

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Ernest Bevin)和法国外交大臣乔治·比多(Georges Bidault)同意举行国际会议,讨论关于 马歇尔’s proposal, saying, “这就像下沉的人的生命线。似乎给没有希望的地方带来了希望。它的慷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斯大林不是这样。“他认为,美国和英国这两个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很高兴击败意大利,德国和日本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打算压低它们来控制价格并统治全球。”他预言美国将失败。“美国人认为,他们一个人就能应付世界市场。那是一种幻想。他们将无法应付。”

这个消息从莫斯科传给了东欧的共产主义领导人:他们必须抵制Bevin和Bidault召集的计划会议,即使他们希望参加。捷克政府最初同意参加。扬·马萨里克(Jan Masaryk)和其他领导人被召集到莫斯科。马萨里克(Masaryk)在布拉格时感到悲哀,“我以独立主权国家外交部长的身份去莫斯科。我作为苏联政府的走狗回来了。”(美国驻莫斯科大使沃尔特·贝德尔·史密斯将军 马歇尔 他认为克里姆林宫’捷克人的强大武装“无非就是苏联就立即控制欧洲问题宣战。”)

盖拉特利先生 concedes that the 马歇尔计划 contained elements both of American altruism and economic interest. “那么,又一次,利他主义何时才不会与自我利益混在一起?拥有绝望而饥饿的贸易伙伴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们还应该记得,战后美国经济处于充分就业状态,如果没有外国援助的投资,本来可以进一步刺激国内需求。…

“压倒性的是斯大林’s actions that led to the Cold War. The Moscow dictator was willing to bide his time and to let Western Europe stagnate and fester. If the United States had turned away, those who condemn it for offering the 马歇尔计划 would blame it — and rightly so —无所作为以结束饱受战争war的欧洲的苦难和饥饿。”

最后,普通的东欧人— and Russians alike — paid the price for 斯大林’苛刻。他们的经济落后于西欧,从未赶上。他们的生活水平和预期寿命也是如此。“西欧的共产党人再也没有认真地争取政治权力。”

盖拉特利先生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教授,严重依赖新近发布的苏联书面文件“Stalin’s Curse,”他一劳永逸地谴责非裔美国院士和虚假历史学家关于华盛顿对冷战负责的说法。

约瑟夫·古尔登’最近的书是“间谍词典:间谍说英语”(多佛图书,2012年)。

订阅每日民意通讯

管理新闻通讯

版权©2021年《华盛顿时报》有限责任公司。 请点击 在这里获得转载许可.

请阅读 我们的 评论政策 评论之前。

 

点击阅读更多 并查看评论

点击隐藏

热门故事